<noframes id="dbpl5">
                    首頁—保亭—正文 分享
                    大山深處 童聲嘹亮 點燃山區孩子音樂夢想
                    2020年12月31日 17:34  來源:海南日報 
                    黃碧靈在給孩子們上課。
                    黃碧靈在給孩子們上課。

                      12月25日上午,從保亭黎族苗族自治縣縣城驅車近1小時后,記者來到了位于群山深處的保亭毛感鄉中心學校,還未走至音樂教室,就聽見孩子們稚嫩而洪亮的歌聲。教室內,音樂老師黃碧靈正在教孩子們唱古老的黎族歌謠。

                      “這些年我走村入戶,從老人那里搜集來這些古老的黎族歌謠,加以整理后再教給這些孩子,讓他們不要忘記了民族的傳統文化,也能啟蒙他們的音樂夢想!秉S碧靈是這所山區小學唯一的專職音樂老師,今年是她在這里教學的第23個年頭。

                      毛感鄉是保亭最為偏遠的鄉鎮,也曾是保亭扶貧工作開展最為艱難的地方,總人口不到5000人,絕大多數為黎族苗族同胞!敖逃鲐,很重要的是點燃孩子心中的夢想,黃碧靈老師多年的堅守起到了這個作用!背霭l采訪前,保亭縣教育局一位負責人告訴記者。

                      大山深處回來了位音樂老師

                      是什么讓這位音樂老師在這所山區小學堅守23年?

                      時間回溯到1997年,大學畢業后的黃碧靈回到家鄉毛感鄉!耙淮眱蓪拥慕虒W樓,孤零零地立在路邊,墻面斑駁、破舊,教學樓前荒草雜生,腳下是泥巴路,一下雨泥土就沾滿褲腳!秉S碧靈回憶道。

                      同樣分配到這所學校的老師見到此情此景,哭鬧著不愿意繼續待下去,但黃碧靈決定留下來,作為一名從山里走出去的孩子,山里孩子究竟有多喜愛音樂,她再清楚不過。

                      黃碧靈還記得,當孩子們聽說學校來了音樂老師時喜悅的臉龐,一雙雙明亮澄澈的眼睛,充滿期待地看著她,七嘴八舌地嚷著“我們有音樂老師了,有音樂課啦!笨吹胶⒆觽兊难劬,她想起小時候的自己。

                      “我上小學時,學校里沒有音樂老師,我們黎族的孩子愛唱歌,卻沒有老師輔導,常常是語文、數學老師客串!秉S碧靈說,下課后,她和同學們央求老師教唱一些兒歌,每次老師教完新的歌曲,她總是認真地把歌詞抄在本子上,對照歌詞一遍又一遍唱。

                      黃碧靈心里很清楚,山里孩子生活貧困又單調。她在心里默默下定決心,要讓山里的孩子也能像城里的孩子一樣,有音樂老師,上好音樂課。

                      離家遠,黃碧靈住進了學校安排的一間20平方米的平房,一到刮風下雨天,屋頂的瓦片就被風吹得嘩嘩作響,雨順著屋頂的縫隙漏個不停。

                      但更難的,是如何給山里的孩子上好音樂課,等真正到了課堂,她才意識到,孩子們的基礎太薄弱,雖然有一副好嗓子,但連簡譜都不會認,更不要說五線譜,那時她找遍了整個鄉鎮,竟然找不到一件適合給孩子上課的樂器。

                      “我只能一遍遍地從最基礎的樂理知識教起,沒有樂器,我就用手給學生打拍子,一天下來,常常嗓子冒煙,手拍得通紅! 沒上幾節課,黃碧靈就發現,用手給孩子打拍子的方法并不適合長期使用,“我打拍子他們就能唱對調,我不打了,他們的嘴就仿佛被貼上了封條,唱不出來,后來,我終于找到了一件‘法寶’!

                      一個礦泉水瓶,一捧沙子,依靠沙子碰撞瓶子發出的聲音,孩子們總算有了一個簡易的樂器,依靠這個“樂器”,黃碧靈慢慢地把音樂課上了起來。

                      這些年,教育扶貧工作的開展,讓山里的這些孩子受益,如今,簡易的自制樂器成了歷史,取而代之的是鋼琴、電子琴、手風琴等樂器,破舊的教學樓也已翻新,給學生上音樂課從過去的走班上課,到現在有了專門的音樂教室。

                    黃碧靈在輔導孩子。

                      給山里的孩子“多一種可能”

                      對大山里的孩子來說,黃碧靈的到來,不僅僅給他們帶來了音樂課,更激起了他們對外面廣闊世界的向往,這也是擺脫貧困的最初動力。

                      “我還記得第一次帶孩子們去鄉里演出,坐在車上,孩子們眼睛緊緊盯著窗外,到了目的地,他們東看看西看看,回來后就圍著我,讓我下次還要帶他們出去!焙⒆拥囊环,讓黃碧靈發現,原來音樂也可以充當橋梁,讓孩子們接觸到外面的世界!罢f不定,未來可能還有孩子去就讀藝術類專業,甚至成為歌唱家!

                      為了讓孩子們多參加比賽,黃碧靈還自學起了舞蹈!皢渭兂桀惖谋荣惐容^少,又唱又跳的比較多,參加的比賽多一場,孩子們就有多一次出去外面看看的機會!彼犞魳,感受音樂的情緒,自己摸索著編排舞蹈,組織學生練習,無數個排練的日子,校園的路燈已亮,她才回到家。

                      她的努力沒有白費,孩子們捧回了一個又一個獎杯。2019年,黃碧靈的學生石效龍高三畢業后考入了海南熱帶海洋學院就讀音樂專業,小時候單純的愛好唱歌,變成了長大后的專業追求,這其中黃碧靈的引導功不可沒。

                      2007年,石效龍剛上小學一年級,成為黃碧靈班上的一名學生,從第一次給這個學生上課時,黃碧靈就發現他在音樂上很有天賦!八囊羯芎,我唱過的歌,他聽一遍就能記住,而且節奏也很準,但這個孩子有點害羞,沒有自信,不敢開口唱!

                      為了給孩子樹立信心,黃碧靈總在下課后與石效龍說說話,每次石效龍在課堂上唱完歌,黃碧靈總給他發微信,慢慢地,孩子和她的心就近了。

                      “在黃老師的課堂上,我知道了和弦、聲部,明白了音樂不僅僅是簡單的唱歌,還是一種能表達喜怒哀樂的媒介,有穿透內心的魔力!笔堈f,在黃碧靈的幫助下,他內心的火把被點燃了,如今,借助音樂,他走出了大山,有了更開闊的天地。

                      石效龍的例子,給了黃碧靈極大的鼓舞,“音樂是他們表達情緒與感受的窗口,更為他們提供了一個接觸外面世界的橋梁。音樂沒有城鄉鴻溝,他們也可以與城里孩子們一樣,有享受音樂快樂、追逐音樂夢想的權利!秉S碧靈希望借助音樂,給越來越多的山區孩子們一種可能,讓他們能夠乘著音樂的翅膀,奔向更廣闊的天地。

                    毛感鄉中心學校。

                      海南教育扶貧小記

                      近年來,海南不斷推動城鄉一體化義務教育均衡發展,按照全島同城化、城鄉一體化、學校標準化推動城鄉學校布局建設建設,用改革的辦法“引育并舉”大幅增加城鄉優質義務教育資源總量并向農村傾斜。截至2019年底,全省共有義務教育學校1780所(不含教學點)、在校生122.2萬人、專任教師7.95萬人,九年義務教育鞏固率達到94.9%,當年全國平均水平94.8%;截至2020年11月底,我省九年義務教育鞏固率達到95.1%,實現了國家95%的要求。

                      “不讓一個學生因為家庭經濟困難而失學,讓學生全上學、全資助、上好學、促成長”是省教育廳明確的教育扶貧工作目標。聚焦“全上學”,全省各地各校全力以赴抓好控輟保學工作,全面實現了10.98萬名義務教育階段貧困家庭學生100%上學目標。

                      聚焦“上好學”,我省全面提升貧困地區中小學辦學水平,通過實施薄弱環節改善與能力提升工程、新建改擴建39所公辦幼兒園、實施“高中階段普及攻堅計劃”、試點實行基層優秀教育人才激勵機制等方式,讓貧困學生不僅“有學上”,而且能“上好學”。

                      文\海南日報記者 李夢楠 梁君窮   圖\海南日報記者 梁君窮

                    編輯:陳少婷
                    一本到高清视频不卡dvd,一本到高清视频在线观看丶,一本到高清视频免费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